論文發表 | 論文范文 | 公文范文
最新公告:目前,本站已經取得了出版物經營許可證 、音像制品許可證,協助雜志社進行初步審稿、征稿工作。咨詢:400-675-1600
您現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網 >> 專題欄目 >> 綜合材料 >> 專題綜合范文 >> 正文

UTD24種期刊分析

定制服務

定制原創材料,由寫作老師24小時內創作完成,僅供客戶你一人參考學習,無后顧之憂。

發表論文

根據客戶的需要,將論文發表在指定類別的期刊,只收50%定金,確定發表通過后再付余款。

加入會員

申請成為本站會員,可以享受經理回訪等更17項優惠服務,更可以固定你喜歡的寫作老師。

摘要:本文聚焦于UTD24期刊中2000—2017年的創新研究主題文獻數據,利用科學計量學指標與方法、社會網絡分析與突現檢測算法等,從引證基本結構、科學影響力、跨國合作網絡、熱點及前沿主題等進行綜合測度。研究表明,UTD24期刊上的創新研究文獻表現出極強的知識擴散力;美國依然是世界創新研究的科學活動中心,具有較強的科學影響力與合作吸引力;中國逐漸成為穩定擴張的全球創新研究跨國合作網絡的重要一員,但網絡影響力與美國相差甚大;創新研究的內容呈現多層次與豐富性,創新內部過程與管理研究成為全球學者長期共同關注的重要話題;我國更加關注本土化的創新研究,但對創新的前置因素與行為主體議題探討不夠;全球前沿問題包括眾包、風險投資、網絡社區、創造力、適應性等,應當給予關注。

關鍵詞:創新研究;科學動態;UTD24;前沿;熱點

引言

當前,許多國家在創新方面進行大量投資以期實現經濟現代化,而這個過程中的關鍵一步就是學術研究創新發展[1]。大量研究也表明,在過去的幾十年中,創新研究的學術論文數量呈現指數增長方式[2,3]。近年來,學者們已經開始從不同角度對創新研究文獻展開整理工作。欒春娟等[4]對國際創新研究的核心期刊進行了文獻計量與可視化分析。Merigó等[1]從學術角度分析了1989—2013年創新研究的最主要國家與發展趨勢。張秀萍和王振[5]探討了社會網絡在創新研究中的應用狀況。Cancino等[6]分析了創新研究的主要作者、專業期刊及最具生產力和影響力的作者之間的文獻耦合和共被引用分析。隨著中國企業創新能力的不斷增強并為世界所矚目,創新的研究群體在不斷擴大和全球化[7]。創新研究需要與之相匹配的有影響力的研究,拓展創新前沿正是中國創新學者的職責所在[8]。而國際一流期刊上的創新研究文獻擁有更多的顛覆式原創性與前瞻性,是衡量創新研究領域的一個國家、機構或學者創造知識能力的一個重要指標,也是創新時代人類創新活動與發展方式的重要推力,必將對未來世界格局產生廣泛與深刻的影響。因此,探討國際上一流期刊上的創新研究基本狀況與發展趨勢具有重要的意義。然而,當前研究多從某一視角展開探索,較少集中于國際上頂級期刊的創新研究,也缺乏從多維度與長時間進行綜合測度與全局把握。企業是創新的主體,也是科技創新的主導者[9]。基于上述分析,本文主要聚焦于商學領域UTD24期刊上2000—2017年的創新研究文獻,從引證基本結構、科學影響力、跨國合作網絡、熱點與前沿主題等方面進行分析,以期了解全球頂尖創新研究的科研景觀與前沿動態,尋找我國的差距與機會,更好地服務于該領域的未來研究,為我國科技創新政策制定提供一定的理論依據。

1數據與方法

1.1數據來源

我們主要從美國德克薩斯州立大學達拉斯分校所提出24本涵蓋了國際上與管理有關的各領域頂尖期刊中提取創新研究的文獻數據。本文選擇UTD24作為樣本數據來源,一方面在于UTDALLAS期刊是全球得到廣泛認可的24本管理學科國際頂級期刊,在國際管理學界被公認具有最好的論文質量、最高的國際影響力和國際公信力。在這些期刊上所發表的論文數量能夠表征一個科研機構或學者的創造知識的重要能力,國際公認的商學院排行榜就是根據各個大學(商學院)在UTD24期刊中發表的論文數給出的國際排名。另一方面,研究也發現,UTD24已經對創新研究給予積極關注[10]。具體檢索過程如下:首先,在Webofscience中,采取高級檢索,在參考Shafique[11]、Appio等[12]、Merigó等[1]及Cancino等[6]的研究基礎之上,主題檢索式設定為TS=(in-novat*OR“ideageneration”OR“productdevelopment”ORideationOR“ideaevaluation”OR“ideaexecution”ORco-creation)。其次,期刊檢索式為IS=(0001-4826OR0165-4101OR0021-8456OR0022-1082OR0304-405XOR0893-9454OR1047-7047OR1091-9856OR0276-7783OR0093-5301OR0022-2429OR0022-2437OR0732-2399OR0025-1909OR0030-364XOR0272-6963OR1523-4614OR1059-1478OR0001-4273OR0363-7425OR0001-8392OR1047-7039OR0047-2506OR0143-2095)。最后,將兩個檢索式進行邏輯“AND”運算精煉。此外,檢索的文章類型為Article,文獻使用的語言為English;研究時間為:2000—2017年。檢索日期為2018年4月28日,共獲得2633篇研究文獻。特別說明的是,對于缺失的國家信息,我們根據原文中的作者單位信息、ResearchID等進行仔細識別與補充。關于缺失的作者關鍵詞信息,利用谷歌學術、百度學術等獲取原文,若原文中有關鍵詞則直接進行填補;若沒有,則團隊三位成員各自結合文獻標題、摘要、增補關鍵詞等進行人工逐篇識別,并將每個團隊成員的判定結果進行比較與討論,達成一致意見,從而獲得最終的填補關鍵詞。本文將英格蘭、蘇格拉、威爾士等獨立研究單元統一標準化為英國處理。

1.2研究方法

首先,利用科學計量學的論文被引頻次常規指數與統計學指標測量2000—2017年的創新研究論文的引證基本結構,探討UTD24創新研究的知識擴散能力。其次,鑒于單一引文指標度量的局限性,綜合運用相對指標與絕對指標來測度十個最多產國家的創新研究的科學影響力,包括引文量、篇均被引頻次、未被引用率、I10、Hm、P-in-dex、PPtop10%和RCI等。其中,I10是被引用頻次超過10次的論文數量[13]。為了消除規模影響,Hm-index[14]應運而生。該指標公式如下:Hm=H/TN0.4,H為一個國家或機構的H指數,N為論文總數,0.4為通用的規模調整比率。此外,Prathap考慮到質量(C/P)與數量(C)的關系,提出P-in-dex[15],P=(C×C/P)1/3,P為論文總數,C為總被引用頻次。最頻繁引用論文的百分比(PPtop10%)的測算公式為:PPtop10%=NCtop10%/TNCi,NCtop10%表示一個國家在某個學科領域世界前10%被頻繁引用論文的數量,TNCi表示這個國家在該領域論文總量[16]。相對引文影響(RCI)表示某個國家在某個學科領域發表的論文篇均被引次數與全世界所有國家在該學科領域發表論文的篇均被引次數之比[17]。然后,通過社會網絡分析方法揭示創新研究跨國科學合作網絡的結構、屬性特征與演變。最后,借助Sci2tool、Pajek等軟件識別與比較中國、美國與世界創新研究主題的異同性,并進一步利用突現算法探測全球創新研究前沿趨勢。

2研究結果與分析

2.1引證基本結構

表1所示為2000—2017年創新研究論文的引證基本結構,總體來看,UTD24中的創新研究的論文的學術價值較高,被引頻次不低于5次的論文占到85.26%,96.16%的論文至少被引用一次。隨著創新研究產出的增長,高被引論文也會隨之增加。絕大多數高被引的創新研究論文分布在2010年之前,但引用波動較大。2010年之后開始出現少量零被引論文。其中,2011—2015年每年的未被引用論文最多不超過3篇。由于受引用時期影響,近5年發表的創新研究論文的引用水平較低,變異系數呈現持續上升的趨勢,表明論文之間的引用差距在逐漸拉大。

2.2科學影響力

論文的學術影響力主要體現在獲得其他學者關注與引用的程度,學者們廣泛使用引文分析測度文獻的影響力或質量[18,19]。表2列出了10個創新研究最高產國家的基于引文指標的得分結果。綜合來看,美國具有較強的創新研究科學影響力。例如,美國的I10、Hm、P指數都排名第一,得分分別為1578、10.89、281.89。接下來是法國、英國、加拿大;擁有較多科學產出的中國與荷蘭在這3個指數得分旗鼓相當,位于中間水平;新加坡與意大利處于同一水平。法國和美國的PPtop10%與RCI指標表現較高,不僅高于全球期望值,而且還遠高于其他所有剩余的國家。中國在這兩個指標的得分與瑞士較為接近,稍微高于新加坡、德國,但均低于全球期望水平。因此,總體來說,中國創新研究的科學影響力低于美國和一些歐洲國家。為了觀測國家學術影響力在創新研究領域的演變,我們引入AttractivityIndex(AI)[20]指數。該指標公式為:AIit=(Cit/∑Cit)/(Ct/∑Ct)。其中,AIit是國家i在t年的AI指數,Cit是國家i在t年的引文量,∑Cit是國家i在2000—2017年期間的引文總量,Ct是所有國家在t年的引文量,∑Ct是所有國家在2000—2017年研究期間的引文總量。總體來看,在研究時間內,美國的AI指數在均值1附近輕微波動,其他國家的AI指數波動較大。近年來,盡管美國AI得分低于英國、德國、瑞士、中國等,但這并不代表美國的創新研究論文的學術影響力停滯不前了,而是表明它的影響力比全球總的影響力增長較慢。此外,最近5年來,德國、瑞士、意大利、英國、中國等國擁有較高的AI值,反映出它們的創新研究成果的曝光率增長較快,有著較高的學術價值,在全球范圍內逐漸向外擴散。

2.3跨國合作網絡

通過提取論文標注的作者單位地址的國家信息,并借助Sci2tool軟件構建3個時間段(2000—2005年、2006—2011年、2012—2016年)的合作網絡來探討創新研究跨國科學合作動態演化趨勢,可視化結果如圖1所示,網絡中結點的大小表示該結點的合作數量多少,連線的粗細代表結點之間的合作頻次。表3給出了創新研究跨國合作網絡的特征。由表3及圖1可知,在研究時期內,創新研究跨國合作網絡呈現出持續擴張的特點。從網絡節點、連線數量及平均度中心性來看,越來越多的國家參與創新研究的跨國合作網絡之中,合作關系在不斷增長,跨國合作影響力在世界更大范圍內迅速擴散。從網絡密度來看,跨國合作網絡中節點間相互連通越來越密集,即網絡內聚性日益增長。但是,總體來看,整體網絡密度不夠大,說明跨國科學合作還有一定的發展空間。此外,3個時期的網絡密度均低于同期的聚集系數,即跨國合作網絡圍繞某些節點為核心而結集成團。網絡的集聚水平也在不斷增加。平均路徑長度的數值從1.92逐漸下降到1.83,直徑為3或4,表明跨國合作網絡的路徑長度較短,而網絡連通度較高。從網絡的接近中心勢來看,網絡中行動者的接近性的差異程度已經顯著降低。從表4可知,在三個時間段內,美國始終位于跨國合作網絡的中心位置。美國的度中心性、中介中心性都明顯高于其他國家,證實了它在網絡中占據絕對主導地位。我國網絡中心性指標均有顯著增長,但是網絡影響力與美國相差較大。另外,所考察的絕大多數國家與美國的科研合作活動都較為頻繁,美國一直成為它們最活躍的合作伙伴。美國的最主要合作者也在不斷發生變化,從法國發展到加拿大,再轉變為中國。

2.4熱點與前沿主題

利用作者關鍵詞信息,對創新研究的熱點與前沿問題進行識別。鑒于非統一規范化的作者關鍵詞將會降低研究結論的精確性,首先,結合Sci2tool軟件自帶的數據處理功能以及人工識別等對作者關鍵詞進行不斷清洗;其次,通過對研究主題的頻次統計,給出中美等頻繁出現的前15個熱點主題。由表5可知,全球學者均對創新的內部過程與管理研究議題保持了長期的研究興趣,如新產品開發、研究與開發等主題一直是熱度不減的重要研究話題。此外,還從組織視角展開創新研究,如跨國企業、企業績效等影響。不同的是,我國更加關注本土化的創新研究,如“中國”成為第二大高頻關鍵詞。新興市場、新興經濟等主題較為充分地反映了我國在當今全球經濟格局中的地位演變與發展特點。同時,我國比較重視體制與創新的關系,折射出東西方制度差異性,但對創新的前置因素與行為主體關注相對不夠。美國與其他國家都對創新的前置因素進行了較多的探討,如組織學習、企業家精神、專利、吸收能力與知識轉化等。其他國家還對創新的行為主體進行了探討,如網絡等主題具有較高的研究頻次。全球學者還對創新的方式與類別展開了探究,如產品創新、開放式創新等的研究頻次較高。研究前沿能夠引起學者的極大興趣,在一段時間內引領研究熱潮,并經過積淀而演變成研究重點[21]。通過Kleinberg[22]的突現檢測算法來探測全球創新研究的前沿問題,結果如表6所示。研究主題“新產品開發”的突現值最大,其值為10.10,但其突現早已結束,僅持續了三年。從突現長度來看,研究主題“網絡外部性”“知識管理”“實證研究”“市場導向”“戰略聯盟”等均有不低于5年的突現歷史。這說明它們在一段時間內成為持續關注的熱點,擁有較高的研究價值,成為學者們探討的重要議題。研究主題“眾包”有著較大的突現值,得分為5.56,表明該研究主題自從2014年出現在研究文獻之中后經歷較大的突增性發展,而且其突現并沒有結束。“風險投資”、“網絡社區”、“創造力”、“適應性”等研究主題的突現時間仍在繼續,說明它們是未來具有增長潛力的新興研究熱點。

3結論與啟示

通過針對UTD24期刊2000—2017年的創新研究文獻展開綜合測度,得到如下結論:引證基本結構表明,UTD24期刊上的創新研究文獻具有超強的知識擴散力,絕大部分論文都得到不同程度的引用。從科學影響力來看,在所比較的10個最多產的創新研究國家中,美國具有最高的科學影響力。中國學術影響力與美國相差較大,但近年來正在不斷攀升。從跨國合作網絡來看,美國依然占據全球穩定擴張的創新研究跨國合作網絡的中心地位,成為其他國家最為活躍的合作者。中國的網絡中心性指標明顯增長,上升為美國最主要的合作伙伴,但網絡影響力仍然不及美英等國。研究主題頻次統計與突現檢測結果顯示,創新研究的內容呈現多層次與豐富性,創新內部過程與管理研究成為全球學者們長期共同關注的重要主題,我國更加關注本土化的創新研究,但對創新的前置因素與行為主體議題探討不夠。全球前沿問題有眾包、風險投資、網絡社區、創造力、適應性等,應當給予關注。較低的科學與網絡影響力進一步揭示了目前創新研究的基礎性與原創性較為薄弱,同時,研究主題相對滯后,顯然不利于創新驅動發展,表明我國的創新研究水平有待提升。第一,應該時刻跟蹤全球創新研究進展與動態,在保持對創新內部過程與管理研究傳統經典議題的關注度下,繼續強化我國情景下的創新研究,進一步拓展有價值的特色研究主題。第二,重點加強對創新的前置因素與行為主體全面探討,不僅要分析創新的引致因素,還可以探索制約因素。此外,需要注意突破傳統的專利、戰略、知識轉化等研究視角,從多理論與跨層次進行剖析。同時,結合扎根理論、案例分析與實證研究等方法進一步理清網絡時代創新主體的復雜行為模式與內在機制。第三,繼續增強與美國等國家深層次、高水平、多形式的長期學術交流合作,從而不斷提高我國創新研究的國際話語權,逐漸實現我國從學習與跟跑向并行與引領階段的跨越。

作者:張春陽 丁堃 單位:大連理工大學科學學與科技管理研究所

UTD24種期刊分析責任編輯:張雨    閱讀:人次
按欄目篩選
專題綜合范文相關文章
    沒有相關范文
时时彩6码后一平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