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文發表 | 論文范文 | 公文范文
最新公告:目前,本站已經取得了出版物經營許可證 、音像制品許可證,協助雜志社進行初步審稿、征稿工作。咨詢:400-675-1600
您現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網 >> 專題欄目 >> 綜合材料 >> 專題綜合范文 >> 正文

全媒體時代學術期刊的堅守與創新

定制服務

定制原創材料,由寫作老師24小時內創作完成,僅供客戶你一人參考學習,無后顧之憂。

發表論文

根據客戶的需要,將論文發表在指定類別的期刊,只收50%定金,確定發表通過后再付余款。

加入會員

申請成為本站會員,可以享受經理回訪等更17項優惠服務,更可以固定你喜歡的寫作老師。

摘要:在建設全媒體成為我們面臨的一項緊迫課題的背景下,學術期刊要理性應對全媒體時代的挑戰和機遇,在堅持傳統媒體和新興媒體一體化發展方向,堅守正確的政治方向、一流的學術內容、工匠的職業道德的同時,推進學術生產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強化技術創新的引領驅動作用,實現辦刊理念、技術應用和流程再造的創新,使學術期刊的媒體融合走上快車道。

關鍵詞:全媒體時代;學術期刊;堅守;創新

2019年1月25日,習近平總書記在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十二次集體學習時強調指出:“推動媒體融合發展、建設全媒體成為我們面臨的一項緊迫課題。”要求新聞媒體“必須緊跟時代,大膽運用新技術、新機制、新模式,加快融合發展步伐,實現宣傳效果的最大化和最優化。”[1]習近平總書記著眼于黨和國家事業的長遠發展,深刻分析了全媒體時代的挑戰和機遇,科學謀劃了新時代媒體發展的未來,明確提出了推動媒體融合向縱深發展的重大要求。全媒體時代是個大趨勢,媒體融合發展是篇大文章。面對輿論生態、媒體格局、傳播方式的深刻變化;面對新興媒體沖破傳統媒體一向自守的介質壁壘,萬物互聯而生的大趨勢,如何在這一場前所未有的大變革中“破繭而出”,實現自我救贖和后續發力,是學術期刊面臨的重大課題;如何統籌處理好傳統媒體和新興媒體的關系,形成全媒體傳播體系,是時代給學術期刊出的一份考題。本文擬根據習近平總書記關于推動媒體融合發展的重要論述,結合學術期刊發展的現狀,就全媒體時代學術期刊的堅守與創新提出個人見解,探討學術期刊媒體融合發展之路。

一、全媒體時代學術期刊的堅守

雖然媒體融合發展是大趨勢,是傳統媒體轉型的方向,也是新媒體發展機遇。學術期刊自我革命和革新也不可避免,但并非要全盤拋棄期刊以前的管理和運營模式,而是要守正創新,突出學術期刊傳統媒介的優勢和特色。
(一)堅守正確的政治方向學術期刊不僅是學術信息、學術思想、學術觀點的集聚地和交匯處,更是一種話語交鋒的空間和權力博弈的“場域”,其背后承載著各種類型的文化價值觀念、意識形態與政治傾向等。正如美國著名學者J.希利斯•米勒所說,“媒介就是意識形態”,這使得學術期刊要有更強的政治意識,才能肩負起維護國家意識形態安全的重要使命和責任。學術期刊是國家意識形態的主陣地之一,在媒體融合發展的過程中,堅守正確的政治方向是期刊發展壯大的壓艙石。堅守正確的政治方向,就是在推動媒體融合發展同時,必須強化陣地意識。首先,要守正道。即要定位于“培根鑄魂”。就是要以馬克思主義、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守住馬克思主義新聞觀的魂和根;堅持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妥善處理學術論文中的政治、領土、民族、宗教等敏感問題。其次,要守正向。即要旗幟鮮明地堅持正確的政治方向、輿論導向、價值取向。沒有正確的導向,就沒有學術期刊發展的未來。堅守正確的政治方向,就是要守住價值常量,做大功能增量。在學術出版的各個方面、各個環節把好政治觀,一刻也不能放松和削弱意識形態工作。再次,要守正統。即要守住黨的新聞輿論工作的優良傳統。放棄社會責任,就等于放棄期刊的發展。學術期刊要通過辦刊理念、學術內容、技術手段的創新,提升學術期刊的傳播質量和水平,自覺承擔起傳承文明、創新理論、服務社會的職責和使命;自覺成為先進思想的倡導者、學術研究的開拓者、社會風尚的引領者,精神家園的守望者。

(二)堅守“內容為王”的原則全媒體時代,學術期刊要辯證思考和處理內容與技術的關系,這涉及學術期刊的立身之本,更關乎學術期刊的使命責任。不能本末倒置。內容為王,技術為輔。以內容優勢贏得發展優勢。對學術期刊媒體融合發展而言,“內容創新、形式創新、手段創新都重要,但內容創新是根本的”[2]。內容是構成期刊特有的“知識產權”的“核心技術”,是吸引讀者注意力的根本保障。精深的專業內容仍然是學術期刊最根本的制勝之道,是學術期刊擴大外在影響力的根本保證。原創是學術期刊生存發展的基點,以優質內容為基礎,以互聯網為傳播載體,向讀者提供權威、專業、多元的學術精品,期刊發展才有活水源頭。內容為王就是要提高學術期刊優質內容的供給量。“以提供信息、思想、觀點為主的期刊在發展過程中,‘內容為王’、‘產品為王’的觀點永不過時,尤其在如今信息化、多元化和品牌化的時代,這種觀點直接表現為期刊的原創力。”[3]不管技術如何演變,媒體屬性不會變化,學術期刊還要依靠優質內容構筑價值、擴大影響、凝聚學者、吸引讀者。千萬不能片面追求發行量、點擊量而放棄“學術質量第一”意識。唯有堅守學術理論研究與實踐研究的深度和廣度,才能真正占據學術期刊媒體融合發展的制高點。“內容為王”就是要建立“人無我有”的特色欄目。期刊受眾決定著期刊的風格和樣貌,更決定著期刊的發展命運。學術期刊要堅持“內容為王”,就要強化創新策劃,做好版面內容策劃和活動策劃,以特色欄目設置使學術研究更貼近學術熱點、難點、焦點;更貼近學科發展實際;更貼近社會、作者、讀者需求,以此來延伸學術期刊內容的社會服務功能,擴大學術期刊的社會影響力。“內容為王”就是要強化學術期刊的文化導向和文化傳播功能。學術期刊作為專業媒體,作為科學文化的一種特殊載體,其價值仍體現在主流輿論引導、學術思想的傳播上。學術期刊的文化導向包括政治導向和文化導向:政治導向就是要堅持正確的政治方向、維護國家的利益,文化導向就是要聚焦研究熱點,引領學術研究的深入開展。以主流媒體的視角宣揚正確的閱讀導向和價值品位,充分發揮期刊的社會責任和文化擔當。學術期刊的文化傳播功能主要體現為其在專業領域提供交流平臺,包括學術水平導向、學術課題導向和學術成果導向。強化學術期刊的文化服務功能是凸顯主流媒體的傳播力和影響力,實現期刊社會價值,獲得業界的社會認同的重要路徑。

(三)堅守工匠的職業精神“工匠精神”是“一種職業精神,它是職業道德、職業能力、職業品質的體現,是從業者的一種職業價值取向和行為表現。”[4]新時代編輯的“工匠精神”包括愛崗敬業的職業精神、精益求精的品質精神、協作共進的團隊精神和追求卓越的創新精神。一是愛崗敬業的職業精神。這是編輯“工匠精神”的根本。愛崗敬業是“工匠精神”的力量源泉。唯有愛崗的精神才會有敬業的行動,有全神貫注、恪盡職守的精神狀態,才會有兢兢業業、專心致志的工作態度;才會有“愛刊如子”、全心投入的真摯情感。二是精益求精的品質精神。這是編輯“工匠精神”的核心。編輯要有一顆追求完美的“匠心”,細心慎重地對待編輯工作的每一個環節。牢固樹立“沒有最好,只有更好”的編輯理念,留心細節,專注細節,久久為功、不改初衷,精益求精、臻于至善,堅決杜絕“差不多”現象。耐住寂寞,甘為人梯,在平凡的編輯崗位上實現個人的社會價值和自我價值。三是協作共進的團隊精神。這是編輯“工匠精神”的要義。編輯工作是一項合作性、團隊性、整體性的工作,團隊精神是實現學術期刊創建目標的有力推手。術業有專攻。一本期刊團隊成員包括主編、主任、編輯、編務等等,每個成員因自己的專業能力的區別在各自崗位扮演自己的角色,這是其他領域的人輕易不能取而代之的。一旦團隊中個別人個體主義膨脹,團隊精神淡漠,無論哪個環節掉了鏈子,都將使最終學術成品大打折扣。團隊精神實際就是編輯大局意識、協作精神和服務精神的集中體現。四是追求卓越的創新精神。這是編輯“工匠精神”的靈魂。編輯創新就是編輯主體對作者創造出的初級的、有待提高完善及傳播的精神產品,進行深度再加工,使之更加光彩照人;“就是對編輯體例、編輯技巧、編輯思想、編輯方法、編輯模式、編輯理念、裝幀設計等不斷進行調整和革新,實現一次次質的突破,創造出嶄新的編輯藝術和編輯文化,從而使編輯作品能夠適應新的傳播媒體,滿足受眾的多元化需求。”[5]

二、全媒體時代學術期刊的創新

創新是歷史進步的動力、時代發展的關鍵,創新是引領期刊發展的第一動力。決定期刊發展思路、發展方向和發展面貌。創新的內涵和外延極其豐富,包括思想創新、理論創新、技術創新、體制創新、經營創新和結構創新等等。其中思想創新屬“腦動力”創新,是社會發展和變革的先導,也是各種創新活動的思想靈魂和方法來源。學術期刊唯有堅持“創新為要”,下大力氣推進理念、內容、方法、體制、機制等的全方位創新,編輯出版工作才能跟上時代節拍,融入時代潮流,不斷提高實效。

(一)編輯理念與思維方式的創新“媒體融合的前提是理念和思維的轉變,即從傳統媒體理念向新媒體理念與思維的轉變,具備進行媒體融合發展的價值觀認同。”[6]學術期刊要加快形成適應媒體融合發展的新思維、新理念,為實現媒體融合發展奠定思想基礎。其一,編輯要有創新的理念。創新思維是創造性實踐的前提,是創造力發揮的前提。思路決定出路,格局決定結局。媒體融合發展必將對出版領域產生巨大影響,編輯必須在“角色理念、工作理念、服務理念、經營理念”等方面實現自我革命與革[7],要樹立“大文化、大媒體、大編輯”理念[8],“將傳統的以文字內容為核心、以紙質出版為主要工作對象的模式轉變為互動、立體的新型編輯工作模式。[9]”促使學術期刊在媒體融合發展中實現從注重內容走向兼顧服務,從傳統紙媒本位走向媒體迭代融合本位。其二,編輯必須樹立大數據思維、互聯網思維、用戶思維、版權思維和底線思維。學術期刊要結合崗位工作內容對現有的編輯人員進行大數據知識培訓和大數據應用能力的考核,提高編輯的大數據意識。要強化互聯網思維,并以此構建學術傳播新秩序,主動借鑒并融入新媒體。要樹立“用戶至上”思維,重視作者和讀者的體驗和需求,并根據用戶反饋數據生產出更符合用戶需求的內容。

(二)技術應用的創新創新能否成為引領期刊發展的第一動力,關鍵在技術創新;技術創新是創新思維藍圖的外化、物化、形式化。一直以來,技術都是學術期刊的軟肋。面對“萬物互聯”的發展趨勢,學術期刊要具備高度的技術敏感性,按照習近平總書記“將人工智能運用在新聞采集、生產、分發、接收、反饋中”的要求,探索期刊智能化技術應用創新的有效路徑。其一,推動技術優先戰略,為學術期刊發展提供技術支撐。學術期刊必須緊跟時代,重視移動互聯網陣地,堅持移動優先策略,實現期刊在生產、出版、發行、傳播各個環節技術應用的創新。研究學術期刊借助移動傳播的基本規律,總結目前國內期刊媒體融合模式:如刊網融合模式、開放存取模式、域出版模式、集群化發展模式的優劣,開拓出既遵循學術傳播規律又符合新興媒體傳播規律的可行模式,實現期刊傳播效果的最大化和最優化。其二,學術期刊要運用新技術深化內容的數字化加工。一是運用以“全產業鏈”的模式,對期刊的內容資源進行整體的集約整合,將內容、作者群、讀者群、網絡出版平臺、數據庫、OA處理系統等整體推出,形成學術期刊內容傳播的整體效應、規模效應、平臺效應。二是深度挖掘期刊的科技信息內容,開發衍生信息。如內容推送不僅要提供論文的目錄、摘要、正文,還要提供與論文相關的作者信息、科研信息、點評信息、行業信息等擴展內容。實現期刊符合數字出版所要求的“一種內容、多種載體、一次制作、多元發布”的動態出版。其三,學術期刊要運用新技術實現傳播渠道選擇的自由化和多元化。善用微傳播宣傳學術信息,聯系作者、通知讀者,推出個性化定制。學術期刊可通過建立作者數據庫、專家數據可和讀者數據庫,根據讀者閱讀習慣、信息需求等標準進行讀者分組,利用Megtech采編系統、微信公眾號的信息訂閱與群發功能、期刊APP軟件、圖文二維等等,將信息精準發送至目標群體,推薦學術更新內容。以供作者、讀者研讀、學習和借鑒,并不斷優化功能,定期更新,主動積極做好信息服務。

(三)流程再造的創新媒體融合發展,要求媒體要真正實現從“媒體本位”向“受眾本位”的轉變,媒體宣傳的重點也從“媒體平臺”轉移到了“關系網絡”。學術期刊要按照習近平總書記的指示,通過流程優化、平臺再造,實現期刊媒介資源和生產要素有效整合,實現期刊信息內容、技術應用、平臺終端、管理手段的共融互通,催化期刊融合的質變,放大一體效能,努力使學術期刊成為具有強大影響力和競爭力的新型主流媒體。第一,利用新技術實現期刊編輯審編校的流程再造。可利用的大數據的海量信息搜集、存儲和整理、分析功能,實現編輯工作流程的智能化和集約化,優化期刊審編校流程的效率和效果。同時,利用基于大數據的采編系統有效規避諸如學術不端、一稿多投、學術腐敗等不良學術行為,保證整個期刊領域的良性化運作,并將工作重心轉移到信息的搜集與處理上,篩選質量相對較好的稿件,降低人工審稿的成本和產生的失誤與偏差。實現從把關人向守門人、從控制角色向共建角色的轉變,探索人機合作把關的規律。第二,利用新技術實現期刊出版流程再造。傳播的速度決定了學術期刊信息的時效性和價值。就當前的期刊出版形態來說,除了傳統的紙質出版物以外,數字出版這種出版形態的發展為期刊編輯工作的信息化提供了新的動力和方向,大大縮短了期刊出版的周期。學術期刊可以利用數字出版形式實現快速出版,降低出版成本,滿足學術研究者線上閱讀的需求。第三,利用新技術實現學術期刊傳播流程的再造。媒體要在市場競爭中勝出,就必須具備自身不可替代的傳播力。學術期刊要重視新媒體經營,可利用自建網站、學術期刊數據庫、數字出版、微信公眾號、學術采編系統、二維碼技術等媒介建立一個完整的傳播體系來充實、深化和完善對作者/讀者的覆蓋率,內容的閱讀率、網絡轉載率、影響力等等。既精準推送了相關學術信息,實現了一對一的精準聯系,個性化服務,又擴大了期刊影響力。同時利用媒體融合拉動傳統期刊的銷量,利用“內容+服務”延伸期刊的品牌價值,打造學術產業生態圈,讓期刊傳播更具影響力。

三、結語

媒體融合對學術期刊來說是一場不容回避的自我革命。學術期刊要以習近平總書記的全媒體理念為指引,要堅持傳統媒體和新興媒體一體化發展方向,進一步把握學術傳播規律和全媒體發展規律,找準媒體融合路徑,念好“全”“融”“新”“技”“人”“聚”等“六字經”[10],加快期刊從相加階段邁向相融階段的步伐,推動學術生產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強化技術創新的引領驅動力,實現內容優化與功能擴展的整合,繪就媒體融合格局新圖譜,打造具有強大影響力和競爭力的紙媒傳播與新媒體傳播迭代融合發展的新型學術期刊,使中國的學術思想更加強勁、中國學術價值更加高昂,擴大中國學術價值影響力的版圖,讓中國的學術觀點傳得更廣、更深入。

參考文獻:

[1]習近平.習近平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十二次集體學習并發表重要講話[ER/OL],2019.

[2]習近平.習近平談媒體融合發展:關鍵在融為一體、合而為一[ER/OL],2018.

[3]段艷文,秦潔雯.強化傳播能力,擴大傳播效力——“互聯網+”時代的學術期刊發展之路[J].出版廣角,2016(2月上):12-14.

[4]徐耀強.論“工匠精神”[J].紅旗文稿,2017(10):25-27.

[5]李靜.論“互聯網+”時代編輯活動中的工匠精神[J].出版科學,2017(2):52-55.

[6]黃楚新.中國媒體融合發展現狀、問題及趨勢[J].新聞戰線,2017(1):17-20.

[7]王銀平.近30年我國科技期刊編輯辦刊理念的變化與啟示[J].編輯學報,2009(4):289-291.

[8]李立.從“大編輯”理念看編輯出版人才培養的趨向[J].現代出版,2012(5):67-68.

[9]韓嘯,趙瑩瑩,李琦,張潔,劉東亮.大數據下編輯的理念創新與職能定位[J].中國編輯,2019(3):50-53.

[10]楊圣瓊.媒體融合發展的六個著力點[J].新聞戰線,2017(12):10-12.

作者:鄭榮 單位:西安外國語大學

全媒體時代學術期刊的堅守與創新責任編輯:張雨    閱讀:人次
按欄目篩選
时时彩6码后一平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