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文發表 | 論文范文 | 公文范文
最新公告:目前,本站已經取得了出版物經營許可證 、音像制品許可證,協助雜志社進行初步審稿、征稿工作。咨詢:400-675-1600
您現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網 >> 醫學雜志 >> 醫藥衛生雜志 >> 華南國防醫學雜志 >> 正文

群眾性戰傷救治技術訓練分析及思考

定制服務

定制原創材料,由寫作老師24小時內創作完成,僅供客戶你一人參考學習,無后顧之憂。

發表論文

根據客戶的需要,將論文發表在指定類別的期刊,只收50%定金,確定發表通過后再付余款。

加入會員

申請成為本站會員,可以享受經理回訪等更17項優惠服務,更可以固定你喜歡的寫作老師。

【摘要】目的分析全軍群眾性戰傷救治技術訓練的現狀,發現存在的問題,并提出對策建議,以提高戰救訓練水平。方法解讀標準,對相關單位進行調研,對問題進行描述性分析。結果在訓練過程中存在著人員參與度不夠,火線下傷員救治問題被忽略,訓練信息化程度低,缺乏器材裝備等問題。結論必須重視戰救訓練,貼近實戰訓練,訓練內容針對可預防性死亡、實戰化綜合訓練、動態設置考核等方面開展。

【關鍵詞】戰傷救治;訓練模型;戰術戰斗傷員救治;可預防性傷亡

戰時的醫療救援由于受到敵人火力、地形、軍事行動等各種條件限制,在戰術區域內特別是營救護所以前的救護重點集中于在戰現場處理傷員致命性的傷情,快速運用簡單有效的急救手段解除傷員窒息、大出血、張力性氣胸等會迅速引起傷員死亡的致命威脅。這些急救措施包括通氣、止血、包扎、固定和搬運等,普通官兵通過培訓也能掌握部分急救技能,一旦能在傷員受傷后的白金10min和黃金1h內快速有效地實施急救,對降低傷員傷死率和傷殘率,維護和鞏固部隊戰斗力具有重要意義。2018年全軍部隊開展了群眾性的戰傷救治技術練兵活動,旨在通過全軍全員參與,提高全軍指戰員戰救意識和戰救水平。并首次按照不同人員類別制定了詳細的訓練內容和考核標準。本校承擔了急救教練員的培訓任務,相關人員也多次到部隊指導訓練,并與基層部隊衛生部門進行座談交流,現從考核標準分析解讀開始,總結部隊教學訓練過程中出現的問題,結合部隊考核競賽活動,進行深入分析,以期能在今后的訓練中加以調整,提高訓練效果。

1戰傷救治技術考核標準解讀

1.1區分了受訓人員的訓練層次相比以往的戰救訓練受訓對象,本次群眾性自救互救活動參加人員明確了人員類別,包括4個層次:全軍指戰員、衛生戰士、衛生士官(衛生員)、衛生專業軍官,人員的層次作出區分,不再籠統含糊,把原先的急救戰士、衛生員、軍醫等稱謂進行了統一規范,使培訓對象的針對性更強。

1.2明確了受訓人員的培訓內容針對每一類人員,以戰時條件為背景,分別制定了各層次人員必須掌握的基本戰救技術,如普通官兵集中在簡單止血、包扎、固定、搬運等基本操作,衛生戰士和衛生專業士官提高了通氣操作的要求,特別是衛生士官要能做到張力性氣胸穿刺排氣和環甲膜穿刺等操作,衛生專業軍官結合各級救治機構救治要求,明確了必須掌握的技術操作。從內容上看,這些內容切實可行,層層遞進,既考核了技術操作,又強調了實施救護的環境安全性。戰救和戰術深度結合,與以往相比,更遵循戰場規律,突出火線下救治特點,對救護人員的軍事素質提出更高的要求,救護人員首先是戰士,然后才是救護者。

1.3增加了戰救的新型器材在本次群眾性戰傷救治訓練活動中,增加了新型的救治器材,如旋壓式止血帶,各種通氣導管如鼻咽管、喉罩、喉通氣管,胸腔穿刺針,氣管插管、環甲膜穿刺針的使用,新型急救繃帶在身體各部位的使用。這些新型的救治器材均在外軍實戰救護中和我軍實戰演練中進行過使用,比較符合戰場實際,使用效果均反映較好,也是下一步部隊要列裝的衛生器材。

1.4細化了訓練的考核標準根據不同人員和不同培訓內容,每項操作都制定了詳細的考核標準,包括每一項操作的步驟,詳細列入了操作的順序和注意事項,受訓人員可以根據考核標準的分解步驟,學會每一項戰救技術,各不同層級人員在操作時也有了參考標準。全軍群眾性練兵活動分階段實施,從布置動員、教員集中培訓,大規模普訓,檢查考核,有計劃有步驟地進行,有訓練有考核,與以往相比,更務實,更科學。

2戰場救治技術訓練存在的主要問題

2.1戰救技術受訓人員參與度不夠自全軍群眾性戰傷救治技術大練兵活動開展以來,部隊衛生部門非常重視,召開了培訓會,明確先行培訓部隊衛生專業軍官、衛生專業士官和衛生戰士,再由衛生專業軍官、衛生專業士官和衛生戰士培訓所在部隊的指戰員。但在部隊培訓過程中發現,先期參加受訓的衛生專業人員,由于未做到分層次訓練,且三類人員的要求不同,混合培訓導致培訓標準和效率較低。其次,某些部隊的軍政主官不夠重視戰救技能訓練,觀念沒有轉變,依舊認為戰救屬于衛生部門的業務,沒有將戰救訓練納入年度訓練計劃,普通官兵訓練水平參差不齊,人員參與程度不高。

2.2火線下傷員接近問題被忽略傷員受傷后能迅速被搜尋、發現是實現急救的第一步,但搜尋涉及戰場信息鏈的傳遞,包括傷員信號定位,發送等,但對于火線下接近傷員,如何把傷員從火線中移至安全區域,使其獲得下一步救治的機會,或者在火線下發現傷員有大出血、窒息、呼吸困難等致命傷情時,是先處理傷情,還是先脫離火線,在戰救培訓過程中,這一點并沒有過多強調,大多的培訓和訓練還是集中在戰救技術訓練上面,沒有強調火線搜尋、發現、接近、安全移送傷員的原則,特別是如何保證自身安全、環境安全前提下去救治傷員,對火線下救治傷員的理念重視不夠。

2.3訓練內容實用性針對性不強美軍通過大量數據分析發現,90%死亡傷員發生在戰場第一線[1],戰場可預防的三大死因為窒息、大出血、張力性氣胸,如果在戰現場得到及時快速處理,如插入口、鼻咽導管、扎止血帶和胸腔穿刺排氣等可避免一部分的死亡[2]。我軍戰傷救治規則規定的戰現場六大急救技術包括通氣、止血、包扎、固定、搬運和心肺復蘇。多數單位培訓內容依舊按老習慣集中在止血、包扎、固定項目的訓練上,特別是三角巾包扎占用大量訓練時間。對于戰場上解除窒息,呼吸困難等能及時挽救傷員生命的手段方法卻沒有過多強調,甚至未展開訓練,傷情設置多局限于對單個傷情的簡單處置,如對模擬氣胸傷員僅是簡單的胸部三角巾包扎,現場沒有穿刺排氣操作,解除呼吸困難等有效措施應用,涉及救護者對救治先后秩序,輕重緩急等綜合傷情判斷的復雜傷情設置不多。

2.4訓練考核信息化程度低為提高訓練效果,調動訓練積極性,在訓練開展一段時間后,衛生部門往往會組織戰救比武考核等活動。這些活動大都通過預置傷員,通過單個傷情處理來檢驗訓練效果,這些傷員是靜態傷員的另一種體現,沒有通過信息化手段體現戰時特有的傷員隨機產生、批量傷員通過的概念,傷情的隨機、傷員批量的產生恰恰是戰時傷亡的重要規律,也正是軍隊衛生人員需要加強訓練的方面。

2.5新型急救器材配備不到位目前,部隊制式戰救訓練器材配備的是三角巾、卷式夾板、卡式止血帶等,訓練指南和考核標準中使用了新型的旋壓式止血帶、急救繃帶、各種通氣管等,由于缺少購買途徑或經費,只用三角巾、卷式夾板等較為簡易的急救器材進行訓練,新型止血帶、新一代單兵和戰位急救包,穿刺排氣、通氣管,新型包扎材料等器材訓練無法充分展開,心肺復蘇模型、通氣模型數量有限,無法滿足眾多學員參與訓練,影響訓練效果。

3對策與建議

3.1提高思想認識重視戰救技術訓練傷員受傷后,第一時間內發現傷員并對其進行救護的往往是身邊的戰友,以往戰爭證明,多達50%左右的傷員是由群眾自救互救完成的,抗美援朝戰爭8個軍的軍人數據表明,自救互救人數占傷員總數的57.7%,對越自衛反擊作戰某次戰斗中,由于衛生人員少,陣地分散,傷員大部分依靠自救互救完成[3]。美軍多年來在軍隊中致力于戰術戰創傷救治技術(tacti-calcombatcasualtycare,TCCC)的推廣,有研究表明,伊拉克戰爭和阿富汗戰爭中美軍被擊中者死亡率顯著降低,從第二次世界大戰的19.1%和越南戰爭的15.8%下降到伊拉克戰爭的9.4%,TCCC功不可沒。經過不斷的更新完善,TCCC已經成為美軍戰術環境下戰傷救護的新標準[4-5],在全部隊官兵中進行普及訓練。美軍更指出,指揮員理解戰場戰傷救治的基本概念十分重要,不僅可以使指揮員對軍醫和衛生員有適當期望,而且可以掌握每名戰斗人員的戰傷救治能力,以最大化提高傷員生存率[6]。戰場救護不僅關系官兵生命,而且關乎士氣、影響勝負、牽動民心。作為全軍性的一項大活動,部隊指揮官必須重視戰救訓練,切實做好訓練計劃,組織好全員參加訓練,切實提高部隊戰救訓練水平。

3.2瞄準戰場實際強調火線下救治“保全自己,救護傷員”,這是火線救治的重要規則。美軍通過多年戰爭實踐經驗,將TCCC分為3個階段:火線救治、戰術戰場救治和戰術后送。所謂火線救治,即救護者和傷員仍在敵人有效火力范圍之內,救護者為傷員所能提供的救治[7]。培訓中一定要強化火線概念,這是對以往“不怕死,向前沖”概念的進一步深化,在敵火力攻擊下,不考慮環境是否允許,盲目救護只能引起更多傷亡。美軍在伊拉克戰爭最初幾年由于未考慮戰術環境影響,死亡率仍在15%~28%[8],在有條件救護中,救護者個人的體力素質又是至關重要的,能否成功運用火線救護技術如側身匍匐,匍匐背馱式搬運方式把傷員救至安全區域,進行救命性急救措施,需要救護者掌握必備的軍事技能、戰術動作和急救措施,火線救治必須作為重點內容加以訓練。

3.3夯實訓練內容緊扣可預防性傷亡現在部隊訓練內容中三角巾包扎,夾板固定因其內容多,仍占據了大部分訓練時間,而隨著新型包扎材料的應用,三角巾、夾板等在火線救治中的應用將會被弱化。已被證實戰場可預防性傷亡的3大死因:出血、氣道阻塞、張力性氣胸的救治措施中的氣道損傷救治和氣胸穿刺排氣卻訓練不足,按照考核標準,從衛生戰士、衛生專業士官和衛生專業軍官均需要掌握以上可預防性死亡的技能操作。使用止血帶控制四肢出血,操作相對簡單易掌握,但對于氣道阻塞的通氣處理,包括插入鼻咽喉導管、環甲膜穿刺、切開或置入管道、氣管插管等操作,張力性氣胸的穿刺排氣等可能因為操作的相對復雜,多數部隊僅對衛生專業軍官作了要求,衛生戰士和衛生專業士官能熟練掌握該技術的不到20%。有數據顯示,氣道受傷是導致死亡的3大原因之一[9],但英軍對2006~2014年在阿富汗軍事行動中86名氣道內置管傷員調查顯示,既便在敵對環境中,通氣的成功率仍高達92%,且93%的傷員由戰斗衛生員在緊急醫療快反分隊到達之前完成操作[10]。外科通氣雖然是救命性干預措施中較難的一項操作,但由于其在戰術區救治和戰術后送中確定的通氣效果,它是英軍高級戰場創傷生命支持和軍事行動外科訓練必訓的項目之一[11]。因而,在戰救技能訓練過程中,針對標準和要求,進一步梳理訓練項目,充實訓練器材,夯實訓練內容,針對可預防性傷亡,強化訓練救命性操作技能,以真正能在戰時發揮救命性作用。

3.4構建訓練環境實戰化綜合訓練為提高訓練的逼真效果,應建立一定的訓練環境,模擬實戰環境,有障礙物,有隱蔽處,受訓者能根據地形和戰術要求,攜帶軍醫(衛生員)背囊采取匍匐前進,蛇形跑等動作尋找、接近和發現傷員,在平時訓練中,利用各種渠道,申領購買訓練器材和軟件,在模擬軟件、模擬人上訓練學員,使其熟悉傷情處理原則方法;其次可在綜合訓練時對傷員進行化妝,培訓一批標準化傷員,制作一批出血、燒傷、骨折等傷情模型[12-13]。

3.5依托軟件設置傷員考核過程動態化可借助戰傷救治訓練模型軟件和動態化考核過程,檢驗訓練效果,使救護技術與戰術相結合,設置單個傷員發生與批量傷員發生的情景,訓練衛生專業人員在不同情況下的處理能力。能對傷員傷情進行綜合判斷,按急救順序,對傷員進行處置。模擬傷員采取按壓單兵信息盒的方式模擬“擊中”,隨機發出呼救信號,傳送至衛生專業軍官的接收終端,從而牽引戰場傷員的搜與救的整個過程。發現傷員后,衛生專業軍官可在搜救手持機上選擇處理措施,包括急救輕重緩急的先后順序、器材和藥物使用,軟件可對操作進行判斷,分析措施是否正確,并給出經此處置后傷員的救治效果;考核人員設置傷員的數量來造成批量傷員發生。軟件實時體現隨著時間的推移,救治措施的使用與否,對傷員傷情變化的影響,訓練救護人員在短時間內能對傷員實施精確救護,也使戰救考核傷情由靜態轉為動態,大幅度提高衛生專業人員戰救能力[14]。

參考文獻

[3]陳新年.戰場救治[M].上海:第二軍醫大學出版社,2006:5

[6]諾曼.院前創傷生命支持[M].趙銥民,黎檀實,譯.7版.西安:第四軍醫大學出版社,2016:9

[7]CaseyBond.美軍戰地醫務人員(68W):高級戰場急救技能訓練手冊[M].尹文,譯.西安:第四軍醫大學出版社,2015:3-4

[12]周俊,連平,龔紅偉,等.基于實兵交戰系統的戰傷模型設計[J].解放軍醫院管理雜志,2014,21(2):182-183

[13]周俊,連平,龔紅偉,等.基于傷情編碼理論的實兵交戰戰傷訓練模型[J].解放軍醫院管理雜志,2015,22(2):120-123

[14]鄧月仙,魏亞東,江雷,等.基于戰傷訓練模型的基層軍醫戰救技能教學實踐[J].解放軍醫院管理,2018,25(3):269-271

作者:戴志鑫 陳千 劉文寶 李想 鄧月仙 單位:海軍軍醫大學衛生勤務學系衛生勤務學教研室

華南國防醫學雜志責任編輯:張雨    閱讀:人次
醫學雜志相關文章
    沒有相關文章
时时彩6码后一平刷